盛云环保能不能等到债务逾期33亿元的“救生改造”?新浪财经

发布日期:2019-07-17

    资料来源:投资者报告、债务违约、持续诉讼、冻结账户……当盛云的环保“多米诺骨牌”相继倒闭时,半年前的资产重组没有任何新消息。投资者网络研究员谢英杰(音译)近年来正面临债务危机。近年来,业绩下滑的上市公司竭尽全力保住壳牌,但其中一家似乎并不担心。这就是深陷债务危机泥潭的盛云环保。12月7日,盛云环保公报称,公司有63笔逾期债务,逾期债务达到33.24亿元。根据2018年盛云环境保护季度报告,盛云环境保护公司的所有者权益为30.65亿元,盛云环境保护公司破产。公司当天共同披露了担保,涉及1700万元。此前,该公司披露,累计对外担保已超过50亿元,还有许多逾期和诉讼担保,这也意味着该公司的债务可能继续攀升。盛云环境保护在危机中能等待士兵吗?今年5月,公司宣布,四川可以投资所有受让控股股东的股份。然而,在近几年年底,仍然没有关于重组的后续信息。01。债务继续恶化。12月11日,盛云环境保护局宣布,盛云最近已收到有关法院诉讼和仲裁通知,涉及借款本息一共1627万元。长期以来,盛云环保局一直在进行新的诉讼和仲裁公告。据调查,盛云市环境保护目前已面临40多起诉讼。诉讼请求主要涉及盛云市环境保护局因贷款逾期不能偿还本息而引起的贷款纠纷。在拖欠的大量债务中,对违约的逾期担保所产生的连带债务和若干债务是最令人关注的。据公司此前公告,截至10月底,盛云环保子公司对外担保合同累计金额为52.31亿元,其中逾期担保3.77亿元,诉讼担保7.93亿元。非法担保的数量仍在上升。12月7日,《盛运环保公报》对桐庐盛运环保电力有限公司向华夏银行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总额1700万元。受债务违约的影响,盛云的环境信用评级自今年以来连续下调,目前已下调至CC级。控股股东凯晓生被证监会列为不诚实者。不仅如此,公司所持的股票的融资和股票投机也被动减少,许多银行账户也被冻结。截至12月12日,公司冻结的银行账户总额为1.16亿元。尽管盛云环保新闻风起云涌,二级市场却变得“麻木”。事实上,盛云环境保护以前经历过急剧的下降。7月2日,盛云环保在恢复贸易后连续八站停业。10月19日,该公司股价触底2.08元/股,接近2010年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从那时起,股票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截至12月13日,盛云环保收于每股2.44元,自恢复交易以来,跌幅已超过73%。02。前大股东已大幅减少持股。根据公众资料,盛云环保公司是一家采用机械炉排和循环流化床技术的稀有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公司。胜运环保公司具有环境污染治理总承包甲级资质、环境污染治理设施经营甲级资质和建设工程施工资质。拥有67家全资子公司和5家控股子公司。国内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排名前10。到目前为止,盛云的环境表现如何恶化?根据行业分析,盛运环保运营模式为BOT,其前期投资规模大,主要依靠债务驱动。贷款是BOT项目的主要资金来源,公司负债率很高。一旦胜运环保项目遇到问题无法实施,高负债、利息只会产生很大的成本。投资者网络研究人员发现,2014年,该公司完全剥离了运输机械业务,并开始将重点放在垃圾焚烧领域。从2015年到2017年,盛运环保通过并购,逐步进入智能化卫生和危险废物管理,在全国各地大力开展垃圾发电项目。围绕垃圾发电项目,盛云环保增加了固定追加资金偿还贷款,增加了活动成本。负债总额从2015年的62.55亿元增加到2018年9月底的93.01亿元,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初的52.54%增加到2018年9月的74.84%。资金链已经紧缩。值得一提的是,在上市公司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的同时,多数股东却在减少持股。截至2013年第一季度末,大股东开小生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数的36.12%。然而,当凯晓生于2018年4月2日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一职时,其持股比例只有13.69%。在此期间,开小生公司净持股7798万股,现金套利总额为14.16亿元。小生辞职后不久,公司发布了业绩修正公告,2017年亏损13亿元。03。调整不确定性。10月底,盛云环保发布了三季度报告,显示前三季度亏损2.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737.61%。毋庸置疑,由于业绩的连续下滑,上市公司一直处于“ST”状态,但盛运在保护环境方面仍无所作为,公告栏上仍然充斥着新增债务和违约担保的消息。当然,公司没有不自救。今年4月,公司控股股东凯晓生打算将所有股份转让给新苏环保公司。后来,长城资产加入了该协议,以促进重组进程,但重组以失败告终。不久之后,公司又调来了新的救援人员。今年5月,盛云环保宣布,控股股东开小生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盛云环保控股的13.69%转让给中石化。根据特许经营协议,胜运环保垃圾发电项目投资156.75亿元以上。但是这次资产重组就像一片沉入大海的岩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进展,这预示着重组失败的可能性吗?近几年末,公司将采取什么措施挽救自己?谁将承担巨额债务和违规行为?最近,来自Investor Network的研究人员打电话给该公司,并向盛云环境保护局局长朱朝刚和证券事务代表刘玉莲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提交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责任编辑:陶然